<cite id="rbvp9"><strike id="rbvp9"><thead id="rbvp9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bvp9"><strike id="rbvp9"><thead id="rbvp9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bvp9"><video id="rbvp9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bvp9"></cite>
<var id="rbvp9"></var>
<var id="rbvp9"></var>
<cite id="rbvp9"></cite>

柏邦妮:我很爱北京 但北京好像不爱我(201911)

核心提示:他们是北漂一族,在北京追寻梦想,蹲戏演员赵士轩,新锐编剧柏邦妮,话剧演员崔永平,后海酒吧歌手任伯儒,一起做客鲁豫现场,讲述他们的北漂故事。
核心提示:他们是北漂一族,在北京追寻梦想,蹲戏演员赵士轩,新锐编剧柏邦妮,话剧演员崔永平,后海酒吧歌手任伯儒,一起做客鲁豫现场,讲述他们的北漂故事。
北京,一座充满着丰富资源和无数机遇的国际化大城市,越来越多的人,从地方来到北京,追寻自己的梦想,他们在为每天的生计奔波的同时,也等待着机会的降临,无数的北漂一族,在梦想和彷徨中坚持着。
李媛春(应届毕业生):因为当初给很多,自己喜欢的城市的公司投简历,只有北京这个给我回复了。
赵女士:有的孩子像外地户口的孩子,要是上不了学的,考不了高中的,考不了大学的,都可以让他们上,和北京的孩子一视同仁。
范先生:那就不可想象,那简直就是,别说我们这样的,就年轻人他能看到,他自己能在这儿奋斗,能买房有车,一百个人里边,能有几个就算不错的了。
马骏:我是从去年八月份的时候,来到北京到现在一年零三个月,是一个媒体工作者,也是《鲁豫有约》的编导,也是这期节目的导演,我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想过要离开北京,但是我觉得如果哪天,我真的要离开它的话,我会很舍不得它,我们来这个城市其实归根到底是希望自己,能过得更好,但是仔细回想一下,我们在这个城市真的过得很好吗?
柏邦妮:我是一个兼具文艺清新,和三观毁尽的人,在我身上达成了一个完美的和谐体,我是一个二手性学家,然后所有关于性的问题,我百无禁忌都可以谈。
备胎越优秀,衬托出你所爱的人,更优秀更完美。因为爱最重要的,不是我们俩一起慢慢变老,而我们俩一起慢慢变好。
解说:她也是才女,曾编剧《新版红楼梦》,《花木兰》,《撒娇女人最好命》等多部影视作品,她就是柏邦妮,2002年,正在读大二的柏邦妮,从艺术学院退学,选择来到北京电影学院,做一名旁听生,至今在北京漂泊十三年的柏邦妮,又会有哪些感悟,掌声欢迎柏邦妮。
陈鲁豫:我发现啊,第一隔行如隔山,第二每一个人看别人的职业,都是会觉得挺美的,比如说我内心我会觉得我会羡慕很多,我只要独善其身,就能干得很好的工作,比如说我很羡慕作家,我很羡慕画家,我觉得这样的事,就我不需要跟世界发生关系,我自个儿就能完成的很好,其实我很羡慕作家,但你一定会说你完全不懂我们的这个辛苦。
柏邦妮:是,其实你一个人面对一个东西,就是去死磕的时候,是最辛苦的,人家老问我说,你觉得写东西容易吗?我说对呀,很容易呀,就是每天你对这电脑,把那个额头往上面怼,然后怼出血来,就可以了。
柏邦妮:当然,然后我是在我21岁,刚刚开始写字的时候,我那时候特别幼稚嘛,还给自己印了一张名片,然后正面就是我的名字,我的电话我的邮箱,反面就是写我绝不辜负我署名的每一篇文章。
柏邦妮:根本那时候不敢,不敢想去考电影学院,然后其实考,我当时本科是南京艺术学院嘛,家里人都是不敢想的,就是我们那个专业,我们那个,我在江苏连云港,我说再往前数十年,没有人考过这个专业。
陈鲁豫:所以你等于上完之后你会觉得无论如何我不能够接受,那样的环境,我还是要换,还是要来北京。
陈鲁豫:一两年,所以退学,你要知道高考,很难很难,你好不容易考上了,退学重新考,需要巨大的勇气,所以当时父母支持给了你一笔钱来北京。
柏邦妮:我是去电影学院旁听嘛,然后我们电影学院,文艺系在七楼,很小的那种卫生间,卫生间里大概有三个隔断那样的,然后有一天我在那儿上厕所,我听到隔壁有个人在哼那个安杰罗普洛斯,有个电影叫《永恒与一日》,我特别喜欢那个电影的主题歌,我好感动,我想这就是电影学院呐,连厕所都有人哼大师的音乐,就觉得特别幸福,然后那个时候我们学校放电影就是,就会放老胶片,就是放那个黑泽明的电影,叫《七武士》,然后那点晚上下着大雪,然后我们一群学电影的小朋友,然后大雪纷飞,看完电影出来我们都特别激动,我们就当时大家一起,牵着手往外走,一边走就是那种,壮怀激烈的那种感觉,我觉得那个时候我觉得特别对。
陈鲁豫:你知道北京真的是个很神奇的地方,那些卖碟的小孩,也都是外地的小北漂,非常懂电影。
柏邦妮:因为那个时候经常因为老买碟,然后他们会来你家敲门,然后拎着一个大行李箱,到你家把行李箱一打开,全部都是光盘,然后我就在那个光盘里边,每一张噢,人家用一个小纸条写上,什么法国新浪潮,开创风格之作在里边,然后什么三部曲,然后你问什么电影,这是什么电影,他说马丁的电影啊,然后就特别不好意思,哪个马丁,他说斯科赛斯啊,就特别嫌弃你,就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,然后你就处于羞愧,就会买很多,买吧买吧,就那样。
柏邦妮:当然,其实所有的作家,大部分的作家,都生活在大城市嘛,因为它有人呐,有很多人就有生活,有生活有职业你看到各种各样生活的人。
任伯儒:我说你们用不用歌手,里面的一个店员,就很不耐烦地说,去去去去。好像是被人家给调戏了,那种感觉。

爱北京
爱北京
爱北京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加拿大28是真的还是假的